(白牙主题论文代写)小说《白牙》中人物形象剖析

(白牙主题论文代写)小说《白牙》中人物形象剖析

 

 

 

                            (白牙主题论文代写) 小说《白牙》中人物形象剖析

[摘 要]经过把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姊妹篇《野性的呼喊》和《白牙》进行结兼并对照剖析,本论文以为作家在《白牙》中论述了他对达尔文的适者生计的理论的另一种了解,即适者生计不只指在严酷的生计竞争中只要强者能生计下来,而且也指别的一种习惯,是对文明的习惯,在其进程中爱起到了关键作用。

[关键词]敌对;适者生计;文明;退化

Understanding of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in The Call of the Wild and White Fang

Abstract: By combining and opposing his companion books The Call of the Wild and White Fang, the paper presents the view that the American novelist Jack London, in his White Fang, expresses his additional understanding of Darwin’s theory of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i.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not only means the adaptation to the cruel competition for survival but also the adaptation to civilized life, in which love plays a crucial role.

Key words: antithesis;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civilization; retrogression

不管人们的点评怎么,杰克·伦敦一向都不失为一位闻名的美国作家。众所周知,他深受达尔文“适者生计”理论的影响,在自己美国北部淘金阅历的基础上,描绘出了许多同大自然作斗争的意志坚强的人物的著作。在这些人物中不乏闻名的动物形象,其间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是《野性的呼喊》中的巴克和《白牙》中的白牙。《野性的呼喊》和《白牙》这一对姊妹篇相得益彰,把达尔文的“适者生计”理论论述得酣畅淋漓。

  一、存在于两部小说中的对照

在创造中,杰克·伦敦是有意把这两部小说写成姊妹篇的。在他写给麦克米兰出版公司的老总乔治·布赖特的一封信中,他表述了把《白牙》写成《野性的呼喊》的姊妹篇并与之敌对的主意:“我将描绘一条狗的进化进程,展示它怎么开展成为一条具有征服、忠实、爱及道义这些必备的品德及美德的狗的文明进程,而不是写它的退化、违背文明的进程。”(Labor , p278) 文学评论家和读者也认同了他的敌对主意,咱们可以看到这两部著作常被人们混为一谈。

(一) 主题上构成的对照

杰克·伦敦所说的敌对可表现在两部小说的主题上。《野性的呼喊》讲的是巴克一只温柔、尊贵的看家犬的野性怎么一步一步地被唤醒,终究变成一匹野狼,远离人类的进程,也就是杰克. 伦敦所说的退化、违背文明的进程。而《白牙》正好相反,是关于一匹叫白牙的狼是怎么一点点去掉野性,融入人的社会的进程。违背文明和融入文明正是彻底不同的两个方向。

(二) 故事情节上构成的对照

这种敌对是经过对故事情节的安排进一步表现出来的。在故事之初《, 野性的呼喊》的巴克日子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法官米勒的官邸,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温暖的居处;而《白牙》中的白牙出生在北部一个天寒地冻的狼窝里。巴克所享受的是安全舒适的慵懒的日子,而荒野能给白牙的只要饥饿、惊骇和求生的天性。白牙为了生计而挣扎,巴克却似帝王相同逡巡着它的疆域。巴克习惯了信赖人类,而白牙学习的是自然生命规律:要么吃掉其他动物,要么被其他动物吃掉。这别离是两部小说主人公的开端天壤之别的生计情况,可以说一个日子在天堂里, 一个日子在地狱中。

假如它们一向日子在各自正本的日子环境中的话,它们的日子可能也就这样进行下去,因为它们已习惯了各自的生计规律。而一旦生计环境发作了改变,适者生计的规律会得到更充沛的表现。适者生计隐含着别的一层意义,即不适者会从地球上消失,这是很严酷的。巴克和白牙的命运就俄然发作了变故。巴克被一个它很信赖的家丁偷走并卖到了酷寒的北方,而白牙被带到了人的社会之中。人们不由得为它们的命运忧虑。

在阅览中咱们可以发现,在对发作变故之后的阅历的描绘中,杰克·伦敦在两部著作中聚焦了大致相同的事情,这突出了两个动物主人公的可比性,突出了它们不同的命运。

巴克被偷被卖后,它从“帝王”的身份一下子被贬为关在笼子里的“奴隶”,遭到这样的对待,它当然要抵挡;白牙的野性与凶狠使之难以征服。成果它们得到的是一顿痛打,得到它们生平的第一次经验。巴克从那个穿赤色运动上衣的人那儿学到的是:“手拿大棒的人是执法者,即使不能停息怒火,也得遵守。”(Horowitz , p22)白牙从它的主品格雷·毕沃那儿学会了依从,用恭顺和服务来交换食物和保护。巴克的遵守是走向习惯北方日子的开端,而白牙的依从却是它去掉野性的开端。

之后巴克和白牙都是被当作东西来运用的。这个阶段对巴克来说是一个不断习惯严酷的野外生计条件的进程;关于白牙来说,这个阶段是它习惯社会苦楚和摧残的进程。在《野性的呼喊》中,巴克在信差巴洛特和他的助手手下的狗队里开端了拉雪橇的日子。“它被一下子从文明的中心拽出来扔进了原始的粗野之中,没有一刻的安全。这儿所有的人和动物都是粗野的,他们没有法令而只遵从着大棒和利齿的规矩”(Horowitz , p15) 。这儿没有公正可言,从狗和狗的争斗中,巴克得知:一旦倒下就意味着末日的到来。它迅速地从火伴那儿学会了怎么在雪中打洞取暖不被冻死,怎么拉雪橇不受赏罚,怎么偷食而不被发现。它那尘封已久的天性逐步地复苏。它极强的习惯力和学习能力使它很快习惯了北部恶劣的生计环境,并经过厮斗而成了狗队之首。

在《白牙》中,白牙的强壮和凶狠,格雷·毕沃的儿子使它成为狗队之首。这时它虽已进入人的社会,可是这仍是一种比较原始的环境,仍有积雪,仍有酷寒,仍要时间忍耐饥饿。它因成为狗队之首而引起其它狗对它的歹意。因为这种歹意和憎恶,白牙成了现在这个姿态:郁闷、孤单、冷漠、残忍,成了它所有同类的敌人,而它对主人有的仅仅敬畏和尽职。它的命运的最低谷出现在格雷·毕沃把它换给了凶恶凶横的比由提·史密斯之后。这个人常拿白牙当撒气筒,以虐待它为乐。更甚的是史密斯竟然把它当作打架东西,让它与各式各样的狗或狼进行血腥凶横的比拼,以此为自己赢钱。白牙变成了一个对一切都充溢歹意的恶魔。因它的强悍与凶狠,它才得以存活。

在它们生命垂危时间,巴克和白牙都别离得到了爱心帮助。在《野性的呼喊》中,巴克习惯了艰苦条件下的深重作业。它和狗队中其它的狗几经易主,在极度劳累的状况下落到了三个要去淘金的一家人手里。他们不明白狗,不明白北部生计的艰苦,弄得人怨狗乏,忍饥挨饿,终究落得人狗一同没入冰层之下的厄运。整个狗队就剩余巴克自己。巴克凭着它的天性而幸免于难,它感觉到了逝世的逼近而不愿持续行进下去,被查尔斯用皮鞭抽至逝世的边际,幸而被约翰·肖恩顿阻挠而获救。在他们之间产生了真实的爱和情谊。他们一同度过了巴克一生中最快活、最自在的韶光。为了肖恩顿,巴克可以做任何事。它在湍流中救了肖恩顿,它为了他去拉1000 磅重的雪橇并赢了很大一笔钱给他,完成了他到东部旅行的愿望。在肖恩顿身后,巴克回应野性的呼喊进入森林,变成了狼群之首。在《白牙》中,白牙在与一条牛头犬厮打就要被咬死时,威顿·司科特出头干涉救下了白牙。起初,白牙充溢了憎恶,但在司科特的同情和耐性照顾之下,白牙逐步学会了感谢。渐渐的司科特赢得了白牙的信赖,成为它的朋友。“这是白牙的新日子的开端,这是旧的日子,由憎恶所控制的旧日子的完毕。一种新的它所无法了解的更美好的日子正在开端”(Horowitz , p177) 。白牙对司科特的情感由喜爱向深厚再向深爱逐步加深。像巴克相同,白牙也救了它的主人的性命。为了捍卫他,巴克身中三弹。令人惊讶的是,在手术之后它竟能恢复过来。在故事完毕时,白牙被它所爱的主人带回了加利福尼亚,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肖恩顿给巴克的爱是自在的爱,使它不受捆绑,它的野性得以不断开展;而司科特给白牙的爱是关怀的爱,使它仇视化解,它的野性被爱所征服。

二、完毕语

从上面的剖析咱们可以看出,巴克和白牙的阅历既平行又穿插。巴克从温暖的加利福尼亚动身(被逼的) ,阅历了一系列的艰苦和风险,不断学习不断习惯,终究在严寒的北部恢复了它野外生计的习性,变成了狼;白牙正好逆转了这个进程。它的狼的日子始于严寒的北方荒野,相同阅历了一番生计的挣扎和逝世的要挟,逐步学会了依从和爱,终究扔掉了它的野性,在温暖的加利福尼亚有了安身之处。它们都以自己的方法习惯了变异的环境(Tanner , p77) 。巴克和白牙就像站在命运的两头,朝着对方的方向跑去,终究变成了对方。作者为什么把白牙的故事写成巴克的故事的逆向开展? 这或许源自杰克·伦敦不同阶段对适者生计的了解吧。在《白牙》中,白牙对爱的寻求,对温暖的寻求,使它可以阅历各样苦楚的摧残而生计下来,终究它具有了爱,使它走出孤单,在心里接受了这个不很温暖的社会,成为一条驯良的狗。可见《白牙》是杰克·伦敦对适者生计的了解的弥补阐明。孤单、凶横和粗野的日子不会是人的终究寻求。面临不太达观的社会现实,有了对爱的寻求,有了对温暖的神往,人终究是会走向文明的。这或许是作者留给人类的一点启示。

[参考文献]

[1 ]Horowitz, Paul J. Jack London: Three Novels The Call of the Wild, White Fang and Forty Short Stories, New York :Gramercy Books , 1993.

[2 ]Labor, Earle. Jack London. New York: Twayne Publisher, 1974.

[3 ] Tanner, Tony. “Books: The Call of the Wild” The Critical Responses to Jack London.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暂时没有评论

真实

多重认证,精挑细选的优质资源 优质老师。

安全

诚实交易,诚信为本。

保密

所有交易信息,都为您保密。

专业

10年专业经验,10年来帮助无数学子。